古代志怪故事2027(真道士,纪晓岚对儒释道的理解)

中国产业观察网 2019-06-25

真道士

梁豁堂说:广东东部有个大商人,喜欢学仙,招来几十个方士。方士们彼此吹捧,都说成仙指日可待。他们花掉的钱财无数,但也常常有些小的灵验,于是巨商就更相信他们了。有一天,一位道士来访。虽然他穿着破衣、戴着破斗笠,但神态洒脱,像是独鹤孤松。和他交谈,觉得他神思妙远,多出于想像之外。

请他表演法术,他驱使鬼神、呼风唤雨,都易如反掌。松江的鲈鱼、台州的鲜蘑、吴越的蜜桔、福建的荔枝,他随意取来好像是身边带的;召织女弹琴吹竽,召玉女唱歌跳舞,就好像指挥他的仆隶。拿着他的符,可以梦游十洲三岛。他拿出米粒大小的一颗丹,点瓦块石头为黄金,而且冶炼一百遍也不会损耗。商人极为惊服,方士们也自觉不如,都叩头称呼圣师,愿意当他的弟子,请求传道。道士说:“那么就选个日子设坛,一一传授给你们。”到了这一天,道士登坛坐下。方士们拜完,道士问:“你们都有什么要求?”大家说:“想成仙。”道士说想成仙怎么来求我?大家说:“您这么灵异,不是真仙还会是什么?”

道士笑了好久道:“这是法术,而不是道。所谓道,融合于大自然中,和元气成为一体,哪有这种种法术。说起来,儒、道、佛三教已放任好久了。儒的本旨是明事理而通达有用,不是记诵文章,也不是谈天说物性;佛的本旨是无生无灭,不是布施供养,也不是散布神机微妙的箴言;道的本旨是清静无为,不是念咒用符,也不是炼丹服药。你们所见到的种种,都是念咒用符之类,离炼丹服药还隔着凡尘,何况长生不老。但是如果我没有什么法术,却贬斥法术,你们肯定会认为我褒奖我所能的,而诋毁我所不能的,只不过说些大话吓人。今天我显示出种种所能,同时告诉你们这种种法术不能去学,或许你们能够迷途知返。儒、佛两家,虚伪的东西越来越多。由于门派不同,不必与他们辩论。我痛恨道家的虚伪也在滋生,所以借你们好道,且正视听。”

于是道士指着方士们说:“你不吃饭,是因为吃了避谷丸;你事先知道有没有鬼,靠的是桃木偶人;你烧的丹,不过是性刺激药;你的所谓点金法,不过是缩银法;你的所谓能进入地府,靠的是茉莉根;你的所谓能召仙,不过是摄灵魂;你的所谓能返魂,不过是役使狐魅;你的所谓搬运术,不过用的是五鬼术;你的所谓刀枪不入,靠的是铁布衫功;你的所谓飞跃,不过是学了鹿卢蹻的功夫。你们自称道士,实际上都是妖人,不赶紧解散,雷神就要来惩罚你们了。”

道士弹弹衣服要起来,方士们拉着他的衣服叩头道:“我们沉迷其中,已知道我们的罪过了。幸好遇上了仙人,这也是前缘,能忍心不超度我们么?”道士又坐下来,回看商人说:“你听没听说过生活在富贵乡中的人,有谁挥挥手便成仙升天了?”

道士又对方士们说:“你们听没听说过靠着小术卖钱的人,有谁脱离尘世而登仙了?修道的人必须谢绝所有尘缘,坚持一念,使自己的心沉寂如死去一样,这样之后就可以不死了。假如这种气息绵延不停,然后才能青春永驻。但这也不是枯坐了事。仙人要有仙骨,也要有仙缘。这并不是吃点药就能得来的。缘也不是感情好就能结成,必须积累功德,然后才能列名于仙籍之中。这样就能生出仙骨。仙骨既长成,真灵便从此感通,于是仙缘也便形成了。这一切全要靠你们自己去度脱,仙家哪有什么度脱人的法术?”道士要来纸笔写了十六个大字道:“内绝世缘,外积阴骘,无怪无奇,是真秘密。”写完把笔扔到桌上,发出像霹雳一样的响声。众人再看时,道士已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