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多岁谢芳,依然很有范

品牌家电网 2019-06-29

作者:陈滨

谢芳可以说是老天爷特别恩宠的人:高颜值,高演技,还有一副让不少演员羡慕的好嗓子。现在的年轻人知道谢芳的可能不多了,可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人谁不知道谢芳,不知道她演的林道静(电影《青春之歌》女主角)、陶兰(电影《早春二月》女主角)?

谢芳在几十年的演艺生涯中,以善于塑造性格迥异的女知识分子而著称,堪称饰演知识分子的女神级人物。如今已81岁的谢芳,举手投足依然很有艺术范儿,即便你根本不认识她,也能一眼看出这个老人是搞艺术的。

八十多岁谢芳,依然很有范

谢芳、张目全家福


谢芳和老伴张目都是歌剧演员出身,直到现在我们有时还能在一些电视台的庆典上看到谢芳和张目同台演唱。谢芳说,只要身体条件允许,他们会一直坚持唱歌,坚持参加社会活动。

谢芳的日程表排得满满的,社会活动很多。两位老人都是自力更生,不需要人特殊照顾,也没有助理,从日程安排到服装选择,都是谢芳亲自做。

八十多岁谢芳,依然很有范

谢芳、张目


谢芳祖籍福建永安,祖父带着她的父亲和叔叔逃难到了湖南。她的父亲后来成为教授,她的母亲和冰心是同窗,是中国的第一批女大学生。因为家里孩子多,年纪最小的谢芳到了上五年级的年纪才进入学校学习,之前都是母亲在家教她。谢芳笑说:“我属猪,从小被当猪养。”

谢芳16岁参加文工团,当演员非常偶然。“当时我家住二楼,三楼就是文工团,团长是崔嵬导演。他看我爱唱歌,形象也不错,就让我进了文工团。1959年,崔嵬导演给我写信,让我到《青春之歌》剧组试镜,就这样我演了第一部电影,成了电影演员。当时要拍片三天后才能看样片,然后才能决定是否再拍一条,所以一部电影拍下来很艰难。”

八十多岁谢芳,依然很有范

《早春二月》剧照


回想自己的演艺生涯,谢芳非常感慨:“现在时代不同了,科技发达,演员们有了更多表演的机会,不同布景、不同演员可以一起拍,演员们也有了更多一夜成名的机会。但我依然认为,演员靠的是功力,是不是真正的演员,20年后见分晓。”

2015年,谢芳拍了电影《仁医胡佩兰》。虽然是早已功成名就的老艺术家,谢芳在拍戏的过程中依然在不断体味角色。她说:“我特别感谢我演过的话剧《日出》,这个话剧对我帮助特别大。两个小时,从头到尾没人能帮忙,必须让坐在30排的观众也能听清楚,气息的运用难度要比拍电影大很多。话剧非常考验演员的功力。演了这部话剧后,我觉得获益匪浅。相比之下,拍电影轻松很多。电影可以分镜头,台词也不必一次记那么多。做一名话剧演员其实非常辛苦,每一个电影演员都应该通过演话剧来锻炼自己。”

2015年,谢芳拍了电影《仁医胡佩兰》。虽然是早已功成名就的老艺术家,谢芳在拍戏的过程中依然在不断体味角色。她说:“我特别感谢我演过的话剧《日出》,这个话剧对我帮助特别大。两个小时,从头到尾没人能帮忙,必须让坐在30排的观众也能听清楚,气息的运用难度要比拍电影大很多。话剧非常考验演员的功力。演了这部话剧后,我觉得获益匪浅。相比之下,拍电影轻松很多。电影可以分镜头,台词也不必一次记那么多。做一名话剧演员其实非常辛苦,每一个电影演员都应该通过演话剧来锻炼自己。”

八十多岁谢芳,依然很有范

《青春之歌》剧照

对那些脱离生活的影视剧,谢芳特别不赞赏。她说,文艺是为人民服务的,演员一定是从生活中产生的,同时,影视剧也担负着一定的社会责任,既要给人们带来健康的娱乐,也要有正确的“三观”。能够留在观众心里的演员,一定是生活中的一员,那些不靠作品、没有演技的演员,就算一时炒出商业效应,也没有实力成为一名真正合格的演员。

八十多岁谢芳,依然很有范

谢芳与张目演出歌剧《小二黑结婚》时的剧照


谢芳说,现在的年轻演员深入生活不够,应该多去体验生活。谢芳回忆,当年拍《青春之歌》的时候,她们这些演员不仅熟读小说,还在导演的带领下拜访了许多那个时代的革命者,听他们讲当年的学生运动。“拍《泪痕》时,我演的角色是一个美丽的假疯子,导演提出一要疯、二要美—你还不能满地打滚、抹土。当时我想,我演这个角色,要是不去体验生活,观众会骂我的,所以我去了疯人院,专门和病人生活在一起,观察她们的一举一动。”

“很多年轻人把演员这条路看得太简单了,只看见名利,看不到艰辛,或者不愿意付出努力,不愿意吃苦头,这样的演员日子长不了。”谢芳说,“演员需要生活的底蕴,需要多读书。一个不追求知识的演员,不管多么美丽也只是个打酱油的。”

(摘自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