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循环餐厅(三十九) | 长篇小说

广安信息网 2019-09-10

    服务员出去以后,乔沭阳把两个凳子顶在了门上。他拿起一杯红酒走到紫素的凳子上,他一只腿顶着凳子,伸出舌头去吻紫素。紫素也不知道是因为酒的缘故,还是因为情欲已到,她很配合的伸出了舌头,两个人在一起舌吻起来。

    看得我都有了男人的本能的反应,我还是第一次在电脑上一对合法的夫妻这样深情的纵欲。

    “摄像头”,紫素在乔沭阳手伸进到她的肚子下面的时候指着镜头说到。

    “怕什么?今天咱们就来个一醉方休。”,乔沭阳一只手脱去了紫素的上衣。

    “镜头后面有人看”,紫素红着脸盯着镜头说。

    这时候只见乔沭阳把面前的摄像机关了,搬了把椅子把四个角落和墙上的摄像头都扳了上去,对着天花板。

    只听见了桌子叮叮咣咣的声音和紫素乔沭阳激烈的情欲的声音。

 

    第五个纪念日紫素推着一个婴儿车,婴儿车上的孩子仿佛已经睡着了。

    “这小家伙儿真给力,到这儿就睡着了。”,紫素说。

    “这叫认家,知道这是他的福地。”,乔沭阳说。

    “去你的,一边去。”,紫素嗔怒的嗲着音锤了一下乔沭阳。

 

    紫素边吃饭边用脚不停的晃着婴儿车。

    “素素,我想去美国读一个博士。”

    “你是不是学习上瘾啊?我都为毕业论文发愁。你却又想读博士了。”

    “没有不能毕业的硕士,只有不想毕业的硕士。你放行吧,肯定能毕业。”,乔沭阳说。

    “你去美国读博我是支持的,只是未来的几年你又要辛苦了。”

    “其实最辛苦的是你。现在我们有了儿子,你除了学习还得照顾他。”

    “我没事儿。我考研那会儿你不也是边读研究生边做家教打零工吗?”

    “我是从有了孩子以后才有了这样的想法。我想我们以后要给他更好的教育,更好的生活环境和氛围。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以我们从前的经历看,很难教育出一个比我们要优秀的孩子来,所以我想试试看能不能把他带到美国去。”,乔沭阳说。

    “好,我支持你。”

 

    在他们快吃完饭的时候,小家伙醒来了,醒来紫素就给她吃上了奶,他们又聊了一会儿天,孩子就又睡着了。

 

    第六个纪念日,乔沭阳手里拿着一个翻了很烂的GRE单词书,脖子上骑着他们的儿子,紫素推着婴儿车在后面跟着。

    “下来了宝贝儿”,乔沭阳把他儿子放下来。

    “爸爸,妈妈”,他不停的发着简单的音。

    “abandon,abuse……”,乔沭阳拿英语逗他玩儿。他跟着慢慢的学了几句,逗得乔沭阳和紫素都乐了起来。

    “沭阳,你怎么打算的?你这样的频繁的来回也不是一个办法。才一个月就回来一趟。”

    “我给学校打招呼了。我想这次把你们都接过去陪读,我在美国读Phd虽然很忙很累,但是因为是全额奖学金,所以压力还行。在美国我找到了有些兼职的工作养活你们娘俩不是什么问题。”

    “可是我对自己的英语没有信心。再说,在那边人生地不熟的我们能生活习惯吗?”,紫素有些不太愿意的说。

    “如果实在不适应,等我博士毕业了,我们再回来不就行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真的担心我的英语。”

    “没事儿,那边的中国人不比这边的少”,他笑着说。

 

    再后来的镜头都是空镜头没有内容,直到他们买走了所有的视频。

   

    后来我专门找人联系到了乔沭阳和紫素,得知了他们的情况。

    紫素跟乔沭阳到美国的前几个月还很不适应,她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找的工作,那些剪指甲、按摩、打扫卫生的活儿她又不愿意干。她那段时间天天吵吵着要回国内,找到一个她有尊严的工作。乔沭阳说他们从来就没有有过尊严,他们从自学考试到硕士到后来找到了外企的工作,都不算是有尊严的工作。他说紫素过上了她喜欢的安逸,不想努力和改变自己了,以为自己实现了曾经的理想就可以停滞不前吃老本了。

    乔沭阳说她的想法和他们自考的时候鄙视的那些名校毕业占据高位不思进取的人是一样的,乔沭阳说她停止了自我更新其实就已经成了社会的阻碍,成了一个废人,一个待在自己舒适区的人是不会有任何的作为的。

    乔沭阳说的这些,对紫素来说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紫素的改变是因为他们儿子的英语学习能力和在美国的适应能力。紫素后来觉得为了儿子她也得留在美国,她后来也考了GRE,不过她没有申请美国的Phd,而是申请了一个硕士。

    再后来,也就是在二零一六年,她们两个都顺利的毕业了。

    她们都在美国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工作,有了一帮不错的朋友和同学,他们思考再三为了孩子的考虑,还是留在了美国。所以才把他们的所有的视频都买走了,包括后来他们预定但未出席的那几年的视频。

 

    终于看到了一个不是那么悲伤的爱情故事,一个在让人感到暖心的爱情的故事。

   

    总是那些平凡的努力的人给人们更多坚守的动力,虽然他们或许没有达到世俗所谓的成功,但是他们不停的在完善自我。

    他值得我的尊重,无论这个社会怎么样对待他们。

 

    过了春节,李红给我发了一个消息:

    “思苍,我想和你聊聊”

 

    “好”我回复到。

 

    “思苍,你觉得爱情是什么?”,她盯着我问。

    “呵呵,我已经快五十的人了,你问我什么是爱情?”,我笑着对她说。

    “我想做你的情人”,她的声音很小但是我听的很真切。

    我无言的看着窗外。

    “我需要钱。”,她接着说。

    “或许你需要的钱并没有你认为的那么多?你问我的问题你自己怎么想?”,我反问她。

    “爱情吗?我现在不相信爱情。你想通的时候随时告诉我。”,她说了一句话之后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点上了一根烟,回头看了看我。

 

    一个那么清纯的女孩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人?

 

    “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故吗?”,我发消息给她。

    “没有”。

    “那你为什么变化那么大?你之前是那么忠于感情,那么期待爱情的人,怎么忽然间就变了?”

    “没有什么是忽然的,每个事情都有它的背景,只是从结果看,那些背景似乎没有什么重要的。”

    “能说说吗?”

    “不能。”

 

    和吕出国上学以后,吕燕池就奔波于国外和北京之间,她总是在朋友圈晒一些在国外的照片。不过,有些照片的背后能看出来一些故事,比如有人会帮她拍照,比如她看摄影师的眼神。

    到了这个年龄了,我们的婚姻应该不能对她做过多的限制,随她去吧,如果她能够感到幸福,一切都应该被允许。

 

    我又让制作部给我拿了另外的一些视频过来,我现在想或许之前看到的那些“不幸的”爱情故事都是小概率事件被我碰上了,或许大部分人的感情都是平淡无奇的。

   

    我拿起一个十月四号的视频,二零零三年的十月四日。

这个日子的婚礼,我应该是参与的了吧,我印象有些模糊。

    刘枚仁和木木手牵手走进餐厅,乍看上去木木的身高要比刘枚仁高出半头。走过红毯,走到礼台的时候木木脱掉了她的高跟鞋,这样看上去和刘枚仁身高差不多。

    婚礼现场来的人不多,司仪开始讲话:

    “感谢来的各位亲朋好友,在这样的日子里,大家能来参加刘枚仁和木木的婚礼,我代表新郎新娘对大家表示万分感谢。各位都知道枚仁和木木是同一孤儿院的,很巧合的是他们是同时间被从儿童医院给送到孤儿院的。后来因为孤儿院就他们两个是正常的孩子,很快被后来的养父母给领养走了。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后来,双方的养父母家庭又都各自离婚。他们两个虽然被法院强制分给了一方,但是受到的待遇也就不言而喻,勉强度日而已。咱们简短截说,后来,巧合的是十年前,他们两个在一家小作坊做工,遇到了。慢慢的熟悉的过程中才知道彼此的境遇如此的相似,他们用了五年的时间,把彼此养父母给的钱都还了个差不多的时候,也已经十八岁了。

    “在最好的年龄,遇到了对的人,遇到了那个懂自己的人。这算是上帝的公平吧,他给他们关上了一扇又一扇门,终于还是给开了一扇窗,一扇最美好的窗户,一扇让可以让托付终身的窗户。”

    这时,那三桌子中已经有很多的人开始泪眼婆娑,流泪不止。

我也有些泪眼朦胧,我们总是被各种各样的不幸包围着,那些不幸,我们仿佛经历一天都会崩溃自杀。

“这不又五年过去了,两个人去年都到了法定年龄,却又偏偏的赶上了非典。非典刚刚过,就赶紧的把大家召集起来,把婚礼给办了。总起来说,两个人从前的生活是坎坷,现在是苦尽甘来,未来是阳光明媚的新生活。让我们举起酒杯,为这对不容易的幸福的走在一起的夫妻干杯。”